推拉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推拉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旭日旗事件看中国的民族主义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6:49 阅读: 来源:推拉门厂家

从旭日旗事件看中国的民族主义

一名天津男子穿日本海军旭日旗T恤登泰山,惹众怒被包围遭扒衣,这是最近发生的事件。此事引发中国新一波民族主义之争,连官方喉舌新华社都加入战团,子夜发“微评”直斥将民众扒衣行为视为“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的观点是在混淆大是大非,认同“大日本帝国海军”是对军国主义支配下的对全人类的残忍兽行缺乏最基本的是非判断,与认同纳粹无异,并批:“以追逐自由和个性解放的名义挑战人类共识,愚蠢至极!”

众目睽睽下被愤怒的民众扒掉上衣,确实尴尬,很多人认为这是该男子咎由自取,因为穿着印有“大日本帝国海军”的衣物在多数围观民众看来系日本军国主义的标志,作为曾受日本侵略的中国人今天容忍了他,明天可能会有更多这样的人效仿。但该男子也有委屈,他解释说自己从小在日本长大,在日本的时间比在中国多,从小在日本就这样穿,而且在中国其他地方穿也没事,怎么到了泰山就引起众怒了,大概他会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站在他的角度,我可以理解其感受,应没有故意穿着日本海军旭日旗的衣物来冒犯国人的企图,他可能就是一个习惯,觉得这样穿着打扮很正常。

那么,民众的包围扒衣之举,是否够得上“狭隘民族主义”的标签?我认为也有些言重。在中日两国目前的状态下,一些中国人看到有同胞穿有日本海军旭日旗衣服,感到不满,甚至愤怒,此种情感表达我认为很正常。当然,扒衣是不对的。

不过,当这个事情被媒体报道出来后,事情的性质就起了变化,人们对此事的反应超出了应有限度。几个门户网站转载这则新闻后,做了一个如何看待男子穿衣行为的调查,我没看这个调查结果,但不难想象,肯定反对的居多,因为网民在新闻背后的跟帖或者一些讨论区已经清楚地显示了这点。我粗略地浏览了几个网站的跟帖,大多数内容不堪入目,这已经不是正常的讨论了,完全沦为一种歇斯底里的大宣泄,称之为“狭隘民族主义”,我完全同意。

民族主义是一种正常的感情表达,但狭隘民族主义则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翻版。从中国许多网民的仇日言论来看,虽然中国比过去强大了,但一些网民的心智还处于一个低水平,这点亦需承认。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就需要对中国的民族主义做一个客观的分析和评估。

民族主义非始自今日,它是中国近代化的产物。但自它产生起,就和中国的历史与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作为启蒙的结果,民族主义又是进一步启蒙的手段,以及抗击外来侵略的武器,同时它还是中国各种政治势力依靠的力量。在中国近现代史两个最重要的政党——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是民族主义的政党,以民族解放和民族振兴为使命。在现代中国历史上,民族主义可能只有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被执政党所“冷冻”。因为那时的整个意识形态是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执政党和党的领袖要做世界革命的导师,急于向世界输出革命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所以,在对外交往和援助中,更多的不是从国家利益出发,而是国际共运的利益和需要。

我们今天所谈的民族主义,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国力的强大自然衍生出的民族自豪的感情及其表现行为。应该说,为自己国家的发展与进步——尽管它还存在许多巨大的问题——感到自豪,这是一个人的正常情感的表露。不过,在许多外国人看来,中国人的民族主义可用一个词来称呼:“土豪”——这是中国人自己对同胞中那些有钱没文化的人的称呼——虽然有钱但缺乏教养,无论政府和民众,在对外关系中一味逞强,咄咄逼人,使人感觉害怕。

但是否这是事情的真相?窃以为,在对中国民族主义的认知上,外部世界——主要是西方——与对中国的认知一样,存有很大误区。

不错,在某些被认为是民族主义过度反应的事件中——这类事件有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传递、2010年的反日大游戏、以及最近的南海之争等,中国民众都自觉或不自觉地表现出某种程度的民族膨胀心态,出现一些过激行为;某些被认为是民族主义的代表人物,倡导中国要“亮剑”,“持剑经商”。其实,这只是中国民族主义呈现出来的一种表象,若客观审视,从民族主义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它并未显现出一种极具进攻性的对外姿态。相反,中国当下的民族主义,更多取一种被动的、防御性的姿态,虽然有时也披着一层强硬的外壳。

这里的关键,是要清除人们头脑里已经被固化了的某种对民族主义的刻板印象,另外,就是不要出于反官方的“政治正确”来评价民族主义,似乎官方倡导民族主义,民族主义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就是要反对的。如此看问题,则走向另一极端。

在我看来,不应简单地把中国的民族主义等同于强硬和排外。民族主义虽然在有些事件或时候,表现出盲目的排外情绪,可也要看到,作为民族主义的主流,是没有排外思想在内的。对国家、民族利益的强调,尽管可能语气强硬了点,并不表明就有意要排外,更不是要搞自我封闭。即使某些被认为排外倾向明显的行动,其排外的指向也很明确,或者日本,或者法国 ,或者美国 ,而不是笼统地指向所有外国,更没有一个明确的行动纲领,时间也很短,完全是因事情而起,看事情主要是由谁挑起的。这样的排外,是没有目的性的,是针对特定事情而作出的一种情绪性反应。不像欧洲一些国家的政党,明确地打出排外的主张。

由此也说明,中国的民族主义本质上是一种被动的、反应型的民族主义,与那种进取型和进攻型的民族主义不同,它多半是自以为国家的主权和利益受到了外部的侵害,正如一些论者指出的,在中外媒体的共同塑造中,中国现在似乎很强大了,但中国人在内心里,仍保持着一种弱者心态。这种弱者心态,有几个原因:一是过去的历史惯性;二是中国并未被美欧真正地平等对待;三是将国际关系中出现的摩擦看成是中国受到了欺负;四是对过去若干年政府在处理对外关系实行的韬光养晦政策的无奈。从这些角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尚处于一种守势。

狭隘民族主义有没有?有,网上就常有人鼓吹排外,乃至其他更激烈的言辞。但狭隘民族主义不是中国的主流,没有形成一种主张,并转化为现实行动,也难得到官方的认可。事实上,即使从官方的角度看,狭隘民族主义也是要打击的。

民族主义不是民粹主义,也不是狭隘民族主义,尽管它们的界限和表现在现实中看起来有些模糊不清,一不小心就会从前者滑向后两者。但从学理上看,它们是有着严格的不同的定义,界限是很清楚的。就价值观而言,民族主义对国家利益的强调,对民族文化的认同,只要还是以民族国家为构成国际关系的主体,就不会过时。不仅仅中国如此,其他任何国家都一样。故我们不应一味责难和反对民族主义。当然,盲目排外、坐井观天、崇尚暴力的狭隘民主主义和民粹主义则要反对。

另外,一些人出于推进中国民主化的考量,担忧民族主义盛行对政治民主化将很不利,甚至会阻碍民主化的进行。但无论从学理还是从欧美及其他国家的民主化经验来看,民族主义并不会必然成为民主的“绊脚石”,故此种担忧也是不必要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