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拉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推拉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东关街里的百年记忆大连多个老字号的诞生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40:51 阅读: 来源:推拉门厂家

东关街里的百年记忆 大连多个老字号的诞生地

在老大连人的地域概念中,东关街不是一个电车站点和一条不足百步长的街道。它北起鞍山路、南至黄河路,东自英华街,西到新开路,是一片状如棋盘的老街巷,被大连人统称为“东关街”。作为大连现存最老的街区,东关街与城市相生相随,默默伫望着城市的变迁与兴衰,承载着城市挥之不去的记忆。

最早的“中国人区”,涂抹着殖民地色彩

110多年前,东关街一带仅有20几户人家靠渔猎为生。1898年3月及5月,沙俄侵略者先后与清政府签订《旅大租地条约》及其续约,强行租借旅顺及大连湾。1899年8月11日,沙皇尼古拉二世发布敕令,将他们未来的港口及城市定名达里尼(大连旧称,俄语意为“远方”)。达里尼的规划图曾两易其稿,可是无论是达里尼总工程师萨哈洛夫的规划图还是规划师斯科里莫夫斯基的规划图,都按照人等和功能对城市分区规划布局。达里尼最后实施建设是以斯科里莫夫斯基的规划为蓝本,在他的规划图中,城市被分为市政区、欧洲人区、中国人区。西青泥洼村被规划为公园(现大连劳动公园)、苗圃,并一直延伸到铁路货运站的铁路边。这片“浓荫”自南向北将城市清晰分割,城市公园以西马栏河以东约5.25平方公里的区域被划为中国人区。东关街街区就位于该区域的东部。 中国人区,这个带有明显歧视的区名,被涂抹下深深的殖民地色彩。“为了在这个荒凉的地区形成工厂所需的固定中国人工……应当允许中国人按自己的方式建造房子和生活。”这是斯科里莫夫斯基所记述的设立中国人区的目的。而利用河谷地带设计规划的公园、苗圃像天然的地理屏障,将欧洲人区与中国人区隔离,这种显而易见的殖民歧视规划将最大限度地保证欧洲人街区的卫生要求和生活习惯,更为日后的城市管理提供条件。

到1903年,达里尼城市建设已初具规模,市政区已经建成,欧洲人区的道路架构基本形成。与市政区、欧洲区的精致打造不同,中国人区只是停留在规划图上的潦草勾勒,而一直未及施工建设。

小岗子—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华人聚居区

1904年9月,日俄战争硝烟未尽,日本侵略者便急不可耐地成立了辽东守备军,并于1905年1月27日发布第3号令:“明治38年(1905年)2月11日起,‘达里尼’改称‘大连’,大连进入日本军政统治时期。”

1905年4月,辽东守备军发布《大连专管地区设定规则》,它是日本殖民者在大连颁布的第一个城市规划法规。按照“承袭俄治时期规划”的原则,将大连城区分为军用地区、日本人居住区和中国人地区。军用地区从今民主广场,经中山广场到今解放街沿线以东,除东公园(今植物园和儿童公园)预留地以外的市内东部一带地区。日本人居住地区是军用地区以西到中央公园一带,包括铁路桥北行政区在内的地区。中国人居住区仍是中央公园以西的一带地区。此规则第四条规定,暂时允许中国人在日本人居住地区居住和做生意,这就导致了在日本人居住区仍然有中国人居住和经营商业的事实。

据日本关东州厅1937年编撰的《大连都市计划概要》记载,1905年9月1日,日本开始允许日本普通国民自由进入满洲。国民往来剧增,日本人居住区告急。加之“担心劳工及其他下等中国人的杂居,考虑到卫生、风俗习惯等各方面的关系,将市区南部高地及南山附近的劳工、小商贩等14000余名中国人迁移到市区西部的小岗子及谭家屯(现大连人民广场附近)一带。“小岗子”,这个颇具几分悲凉意味的地名开始取代中国人区,成为日本殖民统治下大连城区西部中国人聚居区。1911年5月,小岗子及其以西1.09平方公里的地区被纳入市区规划。

到1919年,大连人口已突破10万。1919年6月11日,关东厅发布第21号令,公布《市街扩张规划及地区区分》,“制定了新增小岗子、伏见台以西至沙河口、马栏河地区约6.77平方公里的城区扩大计划。与原先已规划地8.93平方公里的地区合并成一个区域,总面积达15.7035平方公里。”对此扩大区域和原有旧城区一并进行统一规划,将其划分为住宅、混合、工厂、商业四类区域。1924年7月,大连旧城区西部的小岗子、沙河口扩张区域和南郊的岭前地区纳入城区管理。大连的城区面积已经扩大到35.58平方公里。

大连多个老字号的诞生地,成为华商聚集区

从1905年伊始,本地很多中国居民迁来此地定居生活,加之众多闯关东的“海南丢”来大连讨生活,小岗子逐渐聚集人气。人气的聚集带动了商业的兴旺。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里成为热闹喧哗的华商聚集区。商号旅馆、病院药房、赌场烟馆、茶楼酒肆、当铺妓院、剧场影院等一应俱全。康德记药房、四云楼烧鸡、王麻子锅贴、东关理发社、华春照相馆等老字号,都在这里起家。

小岗子市场(现西岗市场)是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大连五大市场之一,1909年,由华商组织—小岗子公议会集资兴建,这座建筑面积600余平方米的市场,货品丰富,主要供应小岗子地区居民。它的生意兴隆也带动了所在的市场街上的热闹繁华。到了年节,不仅附近居民来市场,市区别处的大连人,甚至日本人也来逛街购物。1920年春节,市场失火,由于救援不力,几乎被燃为灰烬。公议会再次组织集资,利用商场外壁修建简易板房恢复经营。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市场当年的销售额竟超过上年,达到28万元。如今,这座大连最古老的市场依然还在,只是改名叫做西岗市场,和大型的商场超市相比,它早没了当年的风光。

1908年,金州人邱玉阶不甘心大连照相摄影业为日商垄断,在小岗子市场附近的繁华地段平和街投资经营华春照相馆,这是大连华商开办的第一家照相馆,并在小岗子兴旺一时。为增强竞争力,邱玉阶将儿子邱凤仪送到国外学习摄影技术。学成回国的邱凤仪亲自主持店务,扩大规模,生意更加红火。但民族工商业却遭到了日本殖民者的打压。日本殖民者颁布限令,制定照相业收费标准,借华春照相馆“故意违反物价罪”,处以巨额罚款。遭受重创的华春照相馆濒临破产,惨淡经营。可其培养的50余个摄影专门人才,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大连以至东北摄影业的主要力量。

益记笔店是东关街少有的红色遗迹。笔店位于西岗市场南门斜对面,对外是经营笔墨砚纸的店铺,实际上是当时大连地区中共地下党组织的秘密联络点,于1927年4月建立。为了让来联络的人比较容易找到笔店,笔店门旁悬吊了一支夸张的大毛笔,十分醒目。后来联络点移至别处,笔店因被日本人发现,也于次年停业。

宏济善堂—大连最早开办的慈善机构,也在东关街。是由大连华商公议会会长刘肇亿于1908年4月创办,这个位于宏济街上的慈善机构主要活动是施给医疗、恤寡、抚孤等,并设有育婴、养老、施棺、殡葬、济困等慈善项目。宏济善堂资金的来源主要是刘肇亿于1905年开办的宏济彩票局,以每月发行彩票赚取收入维持公益。利用彩票的收入,刘肇亿还在奥町(今民生街)开办了一家大戏院—天福茶园,这也是之后的宏济大舞台。后来宏济大舞台改为人民剧场。2010年,宏济大舞台再次隆重开台启幕。几年来,这里成为京剧名角荟萃的盛大舞台,是大连京剧团重要的演出场所。

老街现状

状况堪忧的东关街

正在期待明天

如今的东关街业已破败,跟不上城市发展的步伐。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这里逐渐成为外来务工人员的聚集地。在它的街头巷尾依然寻得到十二个大连老字号遗址。

很多大连人不想东关街和许多城市的老房子一样,消失在城市的拆迁浪潮中。很多有识之士建议,将东关街进行复原改造,保留真实的“闯关东”遗迹。同时,建设一批民俗博物馆、华商博物馆、摄影及影视基地等文化产业,在提升城市文化品位的同时,延续城市历史文脉,让大连人在这里寻到一份过往生活的记忆。

松原订制工作服

来宾西服订制

杭州西服订制

当阳市工作服设计职业装设计

相关阅读